~           更多搜索    272 人在线
你的位置:首页 >> 心情日记 >> 正文

漫漫寒夜中的一线春光(一)

天气:阴天  心情:感叹  发表时间:05-04 21:48 人气:    我要评论
发表人:zhuying
73岁 上海 徐汇 168CM 大专
十年浩劫开始大辩论不久,我这个参加工作才几年的年轻教师也被造反派关进了牛棚,原因无他,当时我被划入了保皇派,据理力争为我曾经的班主任现任校长“开脱罪责”。
所谓的“牛棚”并非全都是真正养牛圈马的棚屋栅栏,而是泛指当年非法囚禁人身自由的监狱代名词,在城市单位里临时使用的闲置库房储藏室之类。

当时学校的牛棚不够关押那么多被打到的“走资派”和揪出来的“牛鬼蛇神”,所以有幸和校长同处一室。
我进牛棚的时候校长已经在里面住了一个多月,看着校长精神萎靡浑身邋遢的样子,闻着棚屋里一股霉味,心里感到悲哀酸楚。
校长看见我进来有点不可思议:你怎么也进来了?
我愤愤不平;我不服啊!他们为啥这样对付你?
校长无奈地苦笑:为啥?我是当权派啊,你看看有几个单位的当权派没打入“走资本主义道路的”?
我不服嚷嚷道:帽子扣得再大,总要实事求是讲道理吧。
校长摇摇头:讲道理?他们任何一个理由只要无限上纲上线都足以将你打入万劫不复。他真是哑子吃黄连有苦诉不出。
我憋屈却又无言以对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?

我们白天被造反派押着在校园里 “劳动改造”(除草清厕打扫环境卫生),晚上回到牛棚还要写检查认罪悔过书。天天写天天交,一直要无止境的写到他们认为“满意”为止。
这天晚上校长没有动笔,我发觉他近来的举止有些怪怪的,时不时背着我抓绕裤裆阴部,当他发觉我盯着他时不自然的露出那种比哭还难看的笑意,我愈发困惑不已。
我关切问:校长,你不舒服?
他叹了口气:我身上长了蚤子……
我赶忙放下笔问:在哪里?我帮你抓。
他侧过身去谢绝我的好意;不好意思啊,你不方便的。
我说:有啥不方便的,你抓不到我帮你抓啊。
他转过身来尴尬的指了指裤裆,又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我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安慰他:不就是那个地方嘛,有啥不方便的?脱开吧,我给你抓。
大概痒的难受,他犹豫了一会儿只好 勉为其难的脱掉长裤后又红着脸褪下内裤,却转身把屁股对着我。
我被他的忸怩姿态差点萌翻了,忍不住笑道:都是大男人又不是没看过,难道还怕我把它吃了?
他扭过头脸带羞涩地说道:我……真的……怕怕……你吃……
我强行翻转他的身子他却条件反射般的双手摁住下部。
我没好气地抢白他:要吃也得把蚤子抓完了再吃吧,你这个样子我还吃啥啊!
他只好把手挪开,平躺在床上,微眯着眼任由我摆布。
(未完待续)

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人人网 QQ空间

  • 65john 说: 期待中------
    评论于:06-13 12:26
  • 夕阳红似火 说: 有点真实感,亲身经历.同感,有待继续,谢谢!
    评论于:05-12 09:42
  • 张野苏崎 说: 才子一来就出众
    评论于:05-10 18:14

发表评论:

验证码: 换一张
只有登录会员才可以进行评论!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